人口近13億的非洲大陸被“盯上了”。

 

“我在2016年就去了非洲,但也是從去年才發現身邊的中國互聯網創業者多了起來。”一位在非洲打拼三年的創業者感慨。

 

其實,不少中國VC/PE也開始將目光投向這片大陸。今年年初,清流資本組團到非洲當地進行兩周的考察,試圖盡早抓住這場非洲紅利。


此前,凱輝基金、戈壁創投等也曾到非洲做過大量的研究。去非洲,似乎開始成為中國創投圈的一股潮流。


盡管非洲在世界經濟體中依舊處于比較邊緣的位置,但關于其經濟發展的樂觀預測,可以說從來沒有停止過。非洲創投,怎么就火熱起來了?


非洲創業真相:大部分互聯網項目都是賠錢的


2016年,林北大三休學,跟著見過不到三次面的徐文去非洲創業。

 

他們最初的項目,是要在非洲賣手機,但有傳音擋在面前,初來乍到的新手根本無法占領市場,項目就擱置了。此后,徐文轉頭去做了旅游項目,如今已經掌握了很多高端精品旅游熱門線路,林北則和在非洲結識的其他中國朋友,做了一本面向當地華人群體的中文雜志,后來這本雜志成為了他的副業。

 

“那個時候,非洲絕對沒有現在這么熱。”林北說。他們是這一輪“非洲熱”中,較早一批去非洲大陸尋找機會的年輕人,直到2018年回國畢業、之后又返回他在非洲工作的現任公司,林北突然發現,越來越多的人走入非洲大地創業,他的朋友圈里,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非洲創業者

 

“非洲創業者”是個統稱,它包括從非洲以外遠渡重洋而來的國際創業者,其中中國互聯網創業者和投資人很多;還包括早前以及現如今依舊去非洲淘金的開工廠、做傳統企業、政府合作項目的人;當然還有非洲當地留學歸來的海歸。這些人形成了一個基本的非洲創業生態。

 

工作生活在那里的人都會感受到,整個非洲就是一個大型的“北京折疊”,層級劃分明顯。從北向南,非洲經濟狀況基本上由好變差,當然最南端的南非除外;但從經濟增速上來說,東非增速全球領先,北非增速較快,西非顯著好轉,南非停滯。在非洲,國與國之間,地域與地域之間,甚至即便是同一個城市的市區與農村地區之間,收入水平都極其不平衡。

 

這也直接導致了,互聯網項目想要大面積鋪開市場會遇到的初步困難——基建不發達,收入不達標,地域差異明顯,難以統一推廣鋪開。

 

林北最直觀的感受是,大部分出海來非洲的互聯網項目都是賠錢的。因為窮人真的非常窮,有購買能力的人非常少,非洲有的國家的整體消費水平,可能也就相當于中國的一個四五線小城市。”

 

“這里網購非常貴。”他觀察到的賠錢的公司,還是以電商、移動支付等居多,大部分在咬牙堅持,靠著融資支撐同在非洲創業的高唯也認同“大部分互聯網項目都在咬牙堅持”的說法:“手機差,網絡差,物流配送成本高,而且當地人更多需要剛需品,電商生存基礎很薄弱的。”

 

在林北的眼里,投資非洲的更多是個人投資者,比如一些企業家賺了錢,想要投資一些小項目。他所接觸到的規模化的創投產業比較少。

 

但實際上,來自中國的創投勢力早已經大舉進入非洲大陸。


中國VC來了


“PE在非洲活躍的時間比較長,差不多有近15年的時間,主要集中在金融服務、基建等行業。VC活躍起來則是最近。”凱輝創新基金合伙人杜凱介紹。


他認為,最近幾年,隨著非洲通信網絡的發展,加之智能手機、功能機等在非洲的使用和普及,以及各種社交軟件的快速發展,人們有更多機會互相接觸和連接。技術的突破以及數字經濟的發展,對VC來說都意味著更多更好的投資機會。

 

今年4月,凱輝基金與AfricInvest宣布聯合成立凱輝非洲創新基金,專注于非洲市場,AfricInvest是非洲最具投資經驗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之一。

 

風投是活躍的,但分地域。肯尼亞、尼日利亞、埃及、南非等地比較活躍,與此同時,加納、突尼斯、摩洛哥和科特迪瓦等國家吸引的投資金額也在顯著增加。”杜凱如是說。而在同樣密切關注非洲市場的清流資本看來,西非的尼日利亞、東非的烏干達、肯尼亞,是非洲3個最具代表性的市場。

 

大批VC/PE被這片大陸吸引。2019年初,清流資本的投資總監陳耘和分析師陶凱帶領的團隊,在非洲進行了為期兩周的考察工作。“移動互聯網作為新興產業,正在那片大陸上崛起。”他們覺得自己正在投資于未來。

 

“非洲有人口紅利,2050年將超過25億,期間世界約50%新生人口將由非洲貢獻,人口結構年輕化。”考察后,清流資本團隊對非洲的人口、產業結構、基建、移動互聯網等的發展有了深度的認知,他們也介紹了當地的資本情況——

 

據Disrupt Africa報告,2018年共有210家非洲科技企業融資3.35億美金,同比融資額增長71.5%,完成融資初創企業數量增長32.1%,創業氛圍逐步熱烈。

 

更重要的是:“2018年,210家非洲初創企業平均融資額僅為159萬美金,除去歐美后期私募基金的成熟期并購項目,非洲資本供給在創企成長期面臨真空缺口,為攜帶資金和互聯網know how的中國資方出海提供機會”清流資本介紹。

 

隨著中國資本這兩年逐步認可并發掘Boomplay、賣到非洲網、Kepay等中國優秀非洲出海團隊, 2019年年中開始,也將有大量基金進入非洲實地調研。

 

戈壁創投也在尋找非洲投資機會,其投資總監涂知悅說:“非常看好非洲市場,與其他地域相比,非洲整體的市場競爭相相對緩和,新的創業強者進來,成為某個領域巨頭的可能性很高,而這種機會在中國、印度其實已經不多了。

 

“我到非洲去,看到他們零售業態十分原始,本地有非常多的這種路邊攤,衣服亂堆在地上,各家之間也沒有產品區別,估計都是從義烏批發過來的。但是本地的需求非常大,供給少、性價比低,也出現了很多電商平臺。”她介紹。

 

募投管退也在逐步完善,2019年3月14日,非洲第一大電商Jumia赴美IPO,歷史融資超8億美金;2018年2月,尼日利亞電商巨頭Konga于被本土硬件制造企業Zinox收購,歷史融資1.08億美金VC/PE退出渠道逐步明晰。

 

“Jumia當然用過,我在上面買了一個吹風機,貨到付款,配送費大概是7塊錢人民幣,兩天半就送到了。拿到手發現,購買選擇和外包裝盒上都是藍色,打開卻是粉色的,令人窒息。”林北沒有直接評價Jumia,只講了這么一個例子。


“非洲創投才剛剛開始”


不少去非洲考察過,或者曾在當地工作生活過的人,都曾試圖為“非洲淘金熱”潑來一盆冷水,起碼想要糾正“非洲經濟正在超高速發展”這樣的定位。

 

杜凱卻認為,“非洲創投才剛剛開始,各有優劣吧,但也有實現跳躍式發展的機會,有許多成熟的、可借鑒的經驗。”

 

據調查,到2020年,60%的20至24歲非洲青年將接受中等教育(目前是42%),這些趨勢將推動更高的商品和服務消費需求的出現,因此,凱輝認為非洲的互聯網項目也不會都“難過”。“比如2007年就在肯尼亞成立的電子支付公司M-Pesa,目前已實現在6個國家開展業務。”

 

“越來越多的國際創業者在非洲創業,這和中國的情況很不一樣,只要是好項目我們都感興趣。當地的創業者當然也在選擇范圍內,這些人通常都受過良好的教育,又很了解當地的情況,是基礎比較好的創業團隊。”杜凱說。凱輝非洲創新基金則更加關注非洲法語區國家的投資,多集中在B輪項目。

 

盡管有著人口紅利,高唯卻認為,追求快速的輕商業模式并不適合非洲,“也不是不能做,只不過會過的比較慘。因為一旦有巨頭進入,或者大量資本催生起一個競爭對手,你一個孤立無援的項目肯定會被迅速撲死掉。”

 

一個案例是,非洲的“滴滴打摩托車”的項目,遇到了昆侖萬維周亞輝一夜之間鋪設10萬量摩托車做的類似項目,只有千余萬余摩托的小公司,頃刻間就面臨了覆滅。

 

巨頭的獵殺能力,將讓創業者倍感壓力。高唯介紹:在非洲,被來自中國的一些央企或者國際巨頭所壟斷的礦業,或者資本型的大的制造業,如水泥、石油化工,以及被印度人占領的電信、銀行等行業,都過得比較好。據說非洲的首富就是做水泥廠這種在中國已經極度飽的行業。這些項目的共同點是,根基深厚,巨頭公司的擁有者十幾年如一日的盯住一個行業,建立起自己絕對的壁壘。

 

他覺得:“如果還想找別的機會,可以選擇做渠道,要付出更多的艱辛,中國或者歐洲的巨頭也不會選擇這么苦的方式,所以能夠突圍出來。”

 

考察過后,清流資本則認為配合基建升級下的“水、電、煤”將成為互聯網落地的First Wave,其中移動支付、出行、物流是他們所看好的方向。而投資創企團隊背景,也將逐步由中國出海團隊為主向當地本地化團隊為主轉變。

 

56個國家,人口接近13億的非洲非常分散,并不能簡單當成一個整體來看待,但整個非洲大陸都將感受到中國以至全球資本的“熱情”。

  

(應被訪者要求,文中林北、高唯、徐文為化名)


本文內容來源:智見MAX


影譜科技用VideoAI技術創造一個影像自動化生產的產業:Forrester發布人工智能技術預測
【砥礪奮進五年間】州直打造高效便捷綠色的現代化物流體系

上一篇

下一篇

再不投資非洲就晚了

幸运金蟾返水